海外留学:一条龙地在赚中国学生的钱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29 10:20

海外留学:一条龙地在赚中国学生的钱

2017-10-28 17:44来源:土逗公社

原标题:海外留学:一条龙地在赚中国学生的钱

(图片来源:washington.edu)

参考消息网曾报道了一则有关中国留学生的新闻。法国南部的一所面临破产的野鸡大学——土伦大学被中国留学生救活,中国留学生只要出钱就可以在该校注册。野鸡大学也被称为“文凭工厂”(Diploma Mill)、“虚假大学”,其所发文凭不被任何官方机构承认。中国已经成为这些海外野鸡大学的主要市场,2014年末,全球化研究中心援引美国大学一项统计数据称,美国的野鸡大学每年的学位证书95%发给了中国人。为了迎合中国市场,一些野鸡大学推出种种招生“优惠”:不用来美读书,通过中文教学就可拿到美国学位。

遍地开花的海外野鸡大学得益于近年来数量逐年增长的中国留学生。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度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45.98万人,其中自费留学的学生已高达42.30万人,并正以每年30%的递增。在美国的国际学生中,中国留学生约有7.8万多人,已经占到25.4%,居世界各国留美学生之首。随着出国留学人数年年递增,“中国留学生”已经从稀有零散的个体日渐汇集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

留学产业:不断延伸的金链

尽管每年选择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不多,但并非所有的国内学生都有资格轻言留学。除去极少数学生因为获得全额奖学金而免去资金压力外,绝大部分留学生都需要支付高昂的费用。留学到底有多烧钱?我们来看看国内留学中介机构的价目表。一般说来,薄薄几页的留学文书,代办费就需要2000至4000元,而留学中介费多在2万至4万元人民币左右。一家留学中介的工作人员告诉笔者,除去中介费,如果能够帮助学生申请到奖学金则另外还要收取10%的奖学金提成。中介机构则会帮助申请人准备个人简历、研究计划、论文、与意向导师陶瓷、签证等所有需要准备的文书。业内人士透露,留学中介利润率高达4-5倍。

中介费只是留学费用中的一小部分,中国学生自费出国留学的费用少则40万-60万元,多则120万-200万元。这对于多数留学生家庭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美国匹兹堡一所公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小芙讲述了自己在美国两年的花费清单:

学费:一个学期学费1.7万美元,一年后以10%涨幅。1.7*2+1.8*2=7万美元,是两年的学费。

生活费:租房子:煤气水电全包了还是合租,平均420美元,1,0080美元是租房子两年的花销。

饮食:每个月花费在吃的方面(自己做)200美元到300美元,(因为美国转基因食品猖獗,所以有时候到whole food 买)两年3600美元。

网费:一个月30美元,除非你不开通;两年360美元,当然有套餐。

手机通信:ATT是最贵的,小芙表示自己只舍得用Tmobile,25美元和别人一起的套餐,另外加15美元全球电话等于40美元,然后再乘以24是两年的费用为960美元。

数十万和小芙一样的中国学生,在用实实在在的资金支撑起留学梦的同时,也成就了一个迅速膨胀的产业。根据《2013年出国留学趋势报告》,围绕中国留学生而衍生的留学行业(包括留学中介、语言培训、留学学费、留学生活费用等消费的支出内容)已达到2000亿人民币的规模。这其中大部分是中国留学生的境外支出,包括如学费、生活费等,大约占到了留学行业的三分之二还多,约可达到1500-2000亿人民币。

作为留学的必备条件,托福、GRE、GMAT、雅思等英语考试随着逐年火爆的行情不断扩容,年年赚得盆满钵满。根据ETS的最新统计,近几年,全球每年都有1100多万人参加ETS举办的各类考试。在中国,近几年每年有6万名学生参加GRE考试;约有十多万人报名参加托福考试,仅考试费收入就达到7700万元。留学热也催生了一大批语言辅导机构,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的外语培训教育机构目前已超过3000家,学费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中国最知名的英语培训机构新东方,从几十人的托福考试培训班起家,通过提供GRE、IELTS、GMAT等留学英语考试的培训,资产迅速扩张。

中国学子越洋求学也给目的地国家带来了巨额收益。据《澳大利亚人》报道,目前中国是澳洲留学生第一大来源国,2014年共有15.3万名中国学生在澳留学,占澳洲留学生总额的近三分之一,每年大约为澳洲增加10亿澳元的收入。有人这样评价:中国留学生对澳洲经济的贡献丝毫不低于澳大利亚最近签订的有史以来最大的出口定单——每年向中国出口价值10亿澳元的液化天然气。事实上,澳大利亚目前对华教育出口在对华出口产业中位居第四名,仅次于羊毛、矿产等传统资源。

光环褪去之后,留学热是否消退?

如今,留学已经不再仅是少数精英家庭的选择,留学热正从中高收入家庭向中低收入家庭蔓延。2009年以前,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的留学生仅有2%,而到了2010年年底,这一比例飙升至34%。对于这些中低收入家庭来说,要支付多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留学费用并非易事,一些家庭花费毕生积蓄甚至举债供子女留学,期望子女能够通过留学实现收入和社会地位的提高。然而在留学生规模不断扩张的现在,一张海外文凭还能否成为跻身精英阶层的敲门砖?

对于选择留学的中国学生来说,欧美等发达国家优渥的物质生活和高新工作是吸引他们走向海外的一个重要原因。许多留学生出国本意是留在海外工作,但是事与愿违。由于担心众多留学生可能会抢占本土学生的就业机会,加上经济问题的困扰,一些国家逐渐取消了给留学生的优惠政策。对于留学海外的中国学生,回国就业已经成为主流。教育部数据显示,自改革开放至2014年,中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351.84万,有74.48%的留学人员学成后选择回国发展。回国人流之大,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然而当这些当初奔赴异国他乡的学生,飘洋过海归来之时,却发现国内就业形势并不比国外乐观。在美国一所大学完成研究生课程后选择回国就业的徐南说,留学生“一抓一大把”,除非来自常青藤院校,否则很少会收到好公司的offer。即使成功找到工作,大多数留学生的工资待遇也并不高。根据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3》,回国就业的留学生,年起薪不足4万元的占36.5%,不足6万元的占67.2%。而同年度北京市社会平均年工资为69521元。回国就业的留学生和国内大学毕业生薪酬差异不大,尽管留学成本远高于国内就读大学的成本,但收益却并没有实质提升。海外学习成本的攀升与国内求职薪水的低微形成越发鲜明的对比,也开始让那些花费全部积蓄让子女出国留学的中下层家庭开始后悔当初的选择。

时光倒流二十年,海归毕业生回国可能意味着和“高薪”、“外企”、“体面”之类的词联系起来。而如今,海归光环正在褪去,留学生正面临“国外难留下、国内竞争大”的双重困局。对于那些来自中下层家庭的学生,通过留学实现移民海外或实现向上流动的梦也难以走通。当海外留学市场日益开放,教育逐渐变成可以牟利、利润丰厚的商品,这些商品的提供者们便开始疯狂地扩大招生规模,汲取资金。随着海外留学产业化程度提高,海外大学流水线式培养学生。而那些掉入教育资本所编织幻梦的留学生们只有到了就业那一刻才意识到。,“感觉从复习语言考试开始,到最后拿到文凭,就是一条龙地在赚中国学生的钱。”已在国内就业市场走过一遭的徐南说到。

作者:黑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